竘尘

三分钟后在希斯罗降落。有人接你吗?

瞎xx感想

她们争相向他献上鲜花,可是谁能想到某一朵有毒呢?当他被花朵掩埋的时候,没人知道他何时醒来、甚至能否醒来的时候,那些献花的人又去了哪里呢?


他靠着一层又一层的欢呼抵御了严寒,靠的是单纯的运气好呢?还是摸爬滚打磨出来的直觉?


微臣建议二位跳一曲探戈然后即刻结婚👏👏👏

这是什么解题角度……

各位大大要注意安全啊……

棒星/星棒碎碎念之二

这对真是意料之外的冷cp,阿星相比于阿血和tt显得有些没有特点,虽然总是出现在阿棒身边但是也因此显得过于自然……大概在爱情电影里永远是没有名字的好homie(我又想舞AI星了)


啊……《只手遮天》最终还是……

@不问苍生 欢乐卖安利时大家脑出的一辆车架子,大家一起爽呀(等一位大大造车(滑稽(x

这也太美好了8……

我先脑一个人工智能星和花花公子棒的故事

【万盖】爱如潮水

请勿上升真人!!!

abo,半现实背景

掺杂道盖自行车和贝万

就……迷之意识流,四舍五入的单相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王昊理应知道,他们从一开始就不会有结果的,无论是性格还是经历。

不过最主要的是性别,两个人都是omega。

可是爱情的潮水涨上来,有人被卷了进去,浑身湿透的追逐着什么。潮落时,沙滩又重归平静。只是有的时候,多了几尾搁浅的鱼。

他们其实早在海选时就拥抱过,更早一些,在那场饭局上。

有人在弹壳的直播里问过那个好心递雪碧的小兄弟是谁。谁知道呢?反正没人敢去问周延,再说他那时候醉了,也未必记得是谁。

红花会这边,这个问题也从没得到答复。

王昊也从没想过站出来说是自己,说了也不能改变什么,难道人家还能变成田螺姑娘报恩吗?再说真实情况远比弹壳说的尴尬。简简单单三个字就足以概括当时的氛围:发情期。

一队alpha加上一个喝醉了还处在发情期的omega会发展出什么样的小电影剧情都不奇怪。要是采访一下大队长弹壳的话,比起身体上的欲望,他心中的反感反倒更强一些。

帮omega度过这种特殊时期有三种方法:1.摄入alpha的信息素,2.抑制剂,3.其他omega的陪伴。

他们一起陷在沙发里,王昊让他靠在自己身上,嘴里是不同于平时的碎碎念:“以后别把自己整成这样了成吗?这么大人了这点事儿还能不明白吗?你这样多危险啊,傻不傻啊你?”
“嗯……”周延的身体和声音都是颤抖的,蜷在王昊的怀里,被冬日暖阳般的信息素安抚直至平静。

“我也是个人啊……”周延的声音渐渐低下去,宛如雨滴在万有引力的影响中坠下去,落到了地面,融入了土中,催生了什么的萌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双冠军,他们都点头认同这个结果。

被周延猛然撞到怀里时,王昊先是楞了一瞬,随即接受了这份自己期待已久又意料之外的热情。气氛热烈的舞台上绝不是表白的最佳地点,但他隐约意识到这可能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了。满天飞舞的礼花纸片在聚光灯光柱中盘旋,斑斓鲜艳的颜色画着不同的路径,全都像一个句号。

“老盖,跟我在一起吧?谈恋爱那种。”

离得太近了,周延能感受到王昊高热的体温,和与之协调的阳光香味。发情期的omega生理和心理的脆弱程度他都了解得不能再了解。

但是周延犹豫了,他害怕了。他心上是一刀连一刀的伤疤,只有温暖才能让他张开蚌壳。

但不是这个瞬间,也不再是王昊了。

他没有肯定,这在小孩儿眼里等同于拒绝。

于是石沉大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来年年初,周延在蒙面歌王上唱了一首爱如潮水,上了热搜。

他的眼,他的眉,他的脸,他的嘴。

“帅帅的pgone”

周延确实在转发里夸过他帅。

上面那条还是粉丝们扒出来的,纵使是大龄中二病王昊也觉得他们太牵强附会。

他不认为他们开始过,但也不认为他们的关系结束了。

被什么东西捆绑在一起,任何人在想到那个夏天是都会同时谈及他们两个人,任何采访也总会不厌其烦地询问他们对彼此的看法。在音乐风格上,他们花开两朵各表一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来,出事了。

那段时间,王昊怀疑过一切:他的梦想,他的付出,他的坚持。曾经作为他生命支柱的东西被贬低得一文不值。

没人知道他销声匿迹的几个月是怎么过得。

偶尔几次,周延上了新闻,评论里永远少不了人谈论他。

传说开于黄泉路边的曼珠沙华,花不见叶,叶不见花,生为一体,又相生相错。这段时间对于王昊来说,既是在痛苦中的徘徊,也是新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开春的时候,周延微博换了新头像。

“这图什么意思?要血.洗红花会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?”
“服了,这都能上热搜,还被人过度解读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资本家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营造气氛哄抬物价的机会,街上的鲜花价格翻了好几翻,空气中弥漫着小情侣的喜悦和单身狗的沧桑。

是了,七夕节。

那天王昊看了贝贝发的声明,是打在iPhone备忘录里又截了图发出来的。

那天王昊也看了贝贝的直播。

这个甘肃的孩子说话跟他一样带着东北口音。

“贝万合体,那必须的啊。”

这不是李京泽第一次公开表示他们的关系好,也不是第一次明里暗里宣誓着主权。

当天的部分夜猫子们则是有幸目睹了化了全套妆的萧启道。

当然,屏幕后面也有他们目睹不到的。

“延延哥哥你看我好看吗?”萧启道对着手机里的照片顾影自怜。
“gb道,就不能让我过个正常的七夕吗?”

后来周延被咬着腺体压在被子里,眼泪和各种其他体液混在一起沾湿了颈侧的纹身的样子,就是道别手机相册里另一张珍贵收藏了。

周延被翻了个身,一边被啃咬着喉结一边毫无威慑力的阻止着身上的alpha:“别留印子……嗯、明天还有音乐节……”

……和红花会的“干一票”。

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想起对家举办的比赛。

累到沾枕头就着的程度之前,他想起来了。

“可以啊,老万,衣服卖的不错!”
“是啊是啊,老万你这张真好看,特可爱。”
“当着面夸别人家媳妇啊?”

啊之被弹壳半开玩笑的捶了一拳。

王昊把领子往上拢了拢。

“没有没有,胖了胖了。”

今夜西安空气质量难得的好,在傍晚也能在淡青色的天空中看见星星。不过城市里华灯初上,逐渐压倒了它们的光。

人们还是会更喜欢灯吧?能照亮他们的路。

他们从此不会在深夜里徘徊。

现在王昊也上了岸。

其实,从头到尾都只有他一个人在潮汐涨落里一个接一个的猛子扎下去,去找映在海中的倒影。

“陌生人,我也为你祝福
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
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
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
我只愿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

——海子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

评论区:p2:未来星的尺寸